很多時候,我曾經治療過的病人都會特意再回到醫院來看看我,說「你是我的救命恩人」。在外頭遇見就九十度鞠躬,逢人便說我是神醫。非也、非也,其實我只是提供他一個機會,一個留下來的機會。

如果上帝給我一把鑰匙,我為什麼不為幽閉的人們打開那扇窗?

當然有人會問,只要願意接受治療,存活下來的機會就高嗎?

我們應該說,不算少,可是也沒有到超過一半那樣多。因為癌症在所有的疾病裡面,已經算是重症了。以目前的醫療技術來說,我們無法從臨床或是抽血的方式知道,哪個病患有機會、哪個沒有,但能夠確定的是,一旦人不在的話,鐵定是沒機會的。

醫生的存在,就是要給病患一個機會,「再試試看」的機會。

身為一個醫師,一定都知道所謂的平均存活時間,因為我們所讀的醫學書上寫著:乳癌骨骼轉移的病人平均存活十一個月;肺炎第四期病人存活……以經驗來源判斷是沒有錯的,但並不能以一概全。

也 有很多醫生確實以專業聞名,卻因為忙碌或草率判斷,以言語對病患做了醫療上的決定或宣判。這對病人來說是很大的傷害,不僅是生命上的傷害,也是對他們尊嚴 上的傷害。如果三個病人中,有一個人是有機會的,卻因醫師給了病人過於粗糙或錯誤的宣判,加重了病人的心理負擔,或令他喪失求生意志,這輕率的臨門一腳, 剛好就將他一路送回去了。本來有機會的變成沒機會,難道醫師們沒有責任嗎?

有很多病人都不知道自己還有多少機會,但他們都很願意相信專業醫師的話,這是所有醫師應該謹記在心的。即便病人很可能只剩這些時間,但在僅存的時間裡,醫生也應該為他好好做一下安排。用自己專業的立場加上人道精神,提供他這個「機會」。

在 近代,醫療資源與技術已有日新月異的進步,可能性是無止境的。或許某些醫療方法目前無法被得知,但以後有可能就知道了。我常說:「活得愈久,機會愈多!」 不是嗎?幾年前,誰能預料現在有這麼多種的標靶治療方法?如果我們沒有給他們機會,就讓他離開,對病患及家屬都是一種虧欠。

我有一個病人,從被宣布放棄後,在我這邊又存活了十年。或許我們再多努力一點,他在多活十年之後,出現了更新的藥物或治療方法,能將他的病痛完整根治也不是不可能。

從現在的醫學觀點來看,很多問題可能是無解的。但你怎麼知道之後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情?我想說的是,疾病不完全是專業人士想的那樣,也不是病人所想的那樣。我們只需要積極一點,給病人更多的機會。

    全站熱搜

    蘇醫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