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慧娟

      六年前的那個晚上,走進正準備睡覺的父親房裡,我是多麼不孝、殘忍的告訴他這個噩耗:「爸,我得到了癌症明天開刀」,漆黑的房裡看不到父親的表情,但可聽出他用堅強的口氣說:「沒關係,開了刀就會好的」,那一晚終於明白甚麼叫做『輾轉難眠』。
翌日先生帶我到中部某所教學醫院辦理住院,為了讓我好好靜養休息申請了雙人病房,才進到病房便發現隔壁床的病患是先生認識的朋友。午後護理人員推著坐輪椅的我填寫了ㄧ些基本資料,隨即進入開刀房進行切除手術,此時我害怕的緊抓著先生的手,眼淚在眼框中不停打轉,若不是坐著輪椅我恐怕無法走進開刀房。開完刀的那幾天正好遇到了亞洲杯棒球賽,先生和隔壁床看著球賽轉播高喊著「全壘打、中華隊加油…」,當時我感受到球賽的緊張氣氛而忘了傷口的疼痛。
      手術後公司主管介紹我到仁愛醫院找醫術高明的蘇醫師;記得那天帶著病歷來到了腫瘤科,蘇醫師詳細解說我的病情與未來治療流程,療程包括電療、標靶治療、以及人人聞之色變的化療,雖然聽到有這麼多的治療項目而我並不緊張害怕,因為我絕對相信我的醫生。
      第一次化療時女兒才四歲,正準備隔日住院用的衣物時,女兒突然走到我面前,懷裡抱著全家福照片,啜泣著對我說:「媽媽不在家,我會想媽媽…」。罹病之後為了不讓家人擔心,從不在家人面前流淚,即便因化療而產生的不適也不會在年邁的父母面前表現出來,為的就是不讓關心我的親人擔心。抱著嚎啕大哭的女兒我再也無法強忍內心的害怕與憂慮,眼淚終於忍不住的流了下來。
     化療的這段時日身體裡住著一個小惡魔,在我信心滿滿時重重的打擊我,使我害怕焦慮;不知如何面對漫長的未來,念頭一轉,心想我不可以讓它擊敗,一定可以與它和平相處的。經過四次小紅莓療程,蘇醫師建議我可以回公司上班,既可分散我對生病的恐懼也可及早回歸正常生活。第一次打完紫杉醇後的第三天就與同事、家人到武陵農場旅遊,身體雖累但心情非常愉快,發覺這趟郊山之行讓我忘卻身體的不適,接下來的三次治療過程中三義桐花季、溪頭、宜蘭和花蓮七星潭皆留下我歡樂的足跡。
      花蓮之旅時感覺體力不繼、呼吸不順,回台中醫師安排療程後的電腦斷層掃描,檢查發現肺部有積水現象,蘇醫師立即安排我住院治療與檢查,細心的他懷疑可能是轉移現象,將肺部抽出的積水分別於院內及院外做檢驗,當時院內並無正子造影設備,蘇醫師聯絡某所教學醫院安排更詳細的檢查;驚慌之際發現是化療的副作用,這個結果讓大家放下心中的大石頭。
     治療會產生許多副作用,最讓我感到痛苦不方便的就是,手腳會有麻木感、雙手手指腫痛、指甲發黑,甚至指甲會流血脫落,嚴重時連從錢包取出信用卡、銅板付帳都得請服務人員代為幫忙,真是可憐又有趣啊!因開刀與手指痛我無法抱起我那剛滿四歲的寶貝女兒,女兒常灑嬌說:「媽媽抱抱」我告訴她:「媽媽手手痛痛無法抱妳」;女兒想牽我的手也因手痛而甩開她的手,由於無法抱她、牽她加上那段時間我的心情一直處於緊張、憂慮和思考如何戰勝病魔,導致我倆關係有所疏離,當我可以再牽起她的手時已經是她五歲的事了,那稚嫩的手已不是我熟悉的那雙小手,抱起她感覺有些吃力因為她長高也變胖了。如今女兒十歲了,每當她抱著我時用那撒嬌的聲音告訴我:「媽媽我好愛妳」,是我最陶醉的時刻。
     我常與病友分享我的經驗,其實癌症不可怕,最重要的是要好好跟醫師配合,注意飲食均衡和適當的運動,我曾閱讀李豐醫師『我賺了三十年』這本書,書裡提到所有的慢性病,包括癌症,組織結構上都有一個共通的地方,就是血液循環不良,改善循環不良最有效的辦法就是持續運動,這點對我受益良多。若能加上宗教、社群的力量常與人群接觸,保持愉快的心情讓自己活的更精采更有意義;想想身邊關心你的親人朋友,開朗的笑容就是你愛他們的表現喔!
六年了感觸良多,好感謝蘇醫師及腫瘤科所有朋友們,謝謝您們。每當回診時親切的問候:「最近好嗎?有沒有哪裏不舒服啊!」,聽了就像對家人的體貼是那麼的窩心。在此,致上萬分的謝意!

 

                

 

    全站熱搜

    蘇醫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