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金滿

       我是一個重度殘障兒的母親,這種殘酷的宣告是在民國六十九年間發生的,從不相信、哀傷、恐懼自己為何生下障礙兒,走不出悲傷的痛苦感受,甚至逃避、否認自己生有障礙兒,在背負生下障礙兒的罪魁禍首的傳統觀念,我的心好像被關在監牢,天天以淚洗面。家有智障兒,幾乎注定是父母一輩子的枷鎖,婆家住在雲林縣的鄉下,家裡環境不好,經濟條件差,我是一個職業婦女,只有將兒子暫時留置鄉下,回到台中繼續工作。每當夜晚時常莫名其妙地哭泣,有強烈的沮喪和無力感。隨後,孩子成長家庭失去應變能力,這個當中我面臨很大的衝擊也是最煎熬『家庭成員無法接納、適應 』。因此摧殘家庭和諧,誤了智障兒及早治療與學習的黃金時期,至今不僅無法言語、不良於行,身體漸漸萎縮,基本的吃喝拉撒睡無法自理要靠我來照料,心路歷程只有過來人才明白。

     隨著,退休後在民國96年6月間(端午節前後),因長年忙碌又沉重的工作壓力,讓我疲憊勞苦、精神不好,日積月累導致慢性病態悲傷,當時知道我病得很嚴重腹部持續出現疼痛而且血便,不願面對現實,坐立不安、失眠,吃也吃不下、睡也睡不着等等,經過一年半多身體已在拉警報,但是不願就醫而選擇忍隱,一直到了民國97年2月,體重由70公斤暴瘦到46公斤,因劇烈疼痛到無法行走才趕緊到仁愛綜合醫院就診做快速的詳細檢查、診斷後研判腫瘤,又在緊急開刀前一天驗血時,竟意外發現患有糖尿病,讓我驚訝不已。後來仍進行部份結腸手術切除,經醫師確診被宣判罹乙狀結腸癌,聽到罹患癌症,我的情緒是否認、憤怒、沮喪,『天啊!真想不到會是一個智障兒的阿母,又得到癌症!我一肩膀為智障兒扛起所有的家務事,另一肩還要時時和病魔對抗,我已經扛不動了!』一直自問為什麼是我,沒人能回答我!脆弱不堪打擊、挫敗接二連三,最後陷入極端的無助、憂傷,甚至萌生自殺的念頭。
      經過手術後,經腫瘤科醫師 蘇執行長秉著其專業素養,給我感覺就是沈著,非常有自信,讓我也像吃了定心丸一般,是我的救命恩人。雖百般無奈只能把自己交給正統的醫療,就這樣,依醫生的安排開始積極進行漫長的化療、放射線等痛苦的療程,日日夜夜同病痛抗爭。自己罹癌除了需要承受疾病及治療副作用所造成的身體不適外,還有內心的恐懼與害怕。唯有治療才有生機。做完一切療程結束後再定期回門診追蹤。隨後,在這中間,渾渾噩噩的過日子,病魔又兩次的轉移,更自卑感,感覺求生之路,幽暗而漫長,我大門不出二門不邁,只呆在家裡,就算出門,怕光又怕見人,出門相伴的是帽子及口罩不離身。把自己侷限在狹窄的框架中,拖著虛弱的身軀與癌症病魔搏鬥還要照顧殘智障兒,想著!想者!想一死了之,並將他一起『帶走』!
     兩次轉移經由光子刀治療,事隔一年後(102年2月)的檢查,蘇醫師說已經都看不到腫瘤,控制得很好。後來,在2010年經同事的鼓勵下,我鼓起勇氣正式加入一個公益團體,開啟一扇希望之窗,展開人生的另一個生活方式,讓我能以更積極的態度去面對生命,是我的生命轉灣處。堅強的毅力進行身心靈的抗癌行動,抱著半信半疑的心態,我每天早上騎著機車從九點多起至下午三點半多,到練功圓場開始專心練習抗癌,一方面將注意力放在健康、生命上,藉由勤練氣功,同時經由氣功的呼吸調節,達到身心舒緩的狀態,保持寧靜樂觀的心情,進而提昇免疫功能努力調整自己,讓氣血循環通暢、再搭配吃素來排除體內毒素且將本身的免疫能力及人體本有的自癒潛能激發出來。當整個身心靈達到協調、平衡,疾病也會隨著改善;二方面,透過同修彼此抗癌經驗分享與情感交流,建立更有力的支持外,樂觀的同修現身分享下:聊天、關心、打氣、鼓舞、激勵,他們與病魔搏鬥求生的信心,拼命掙扎不管是癒後保健、治療中或尚未決定手術、化、放、電療的同修,皆有一份難以形容的「真情互動」,是「生命相知相惜的互動」。
     這樣,一晃就是五年,別人喝吃喝玩樂,我得乖乖去練功保命,罹癌是老天給了我做不完的功課,也讓生命轉個彎走上正確的道路後展現生命的韌性。親愛的癌友們!個人體驗治癌最好的方法是『中、西醫、氣功三結合』,西醫的治療、中醫的維持體力、氣功的強化自身免疫力。加油吧!走出癌症陰影,迎接自己生命的春天。

                                   故事不長,我只是想跟大家分享〜

    全站熱搜

    蘇醫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